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摘仙令 > 第八零一章 传送

第八零一章 传送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鸿蒙珠境当然不能带。
  
  爹娘在里面修炼呢。
  
  带了它,是不是也要把爷爷带着?
  
  爷爷是个爱热闹的,在思过洞一边提升修为,一边磨练战绩,顺便还能跟大家说说话,日子过得正美,陆灵蹊怎么忍心让他老人家再从热闹的地界,回到没人说话的鸿蒙珠境?
  
  可惜,敖厘、敖象和小贝他们都与叶猫儿他们建了大德之契,要一起到乱星海修炼,否则倒是可以把他们带着晃一圈。
  
  真要有机缘也能都得些。
  
  “这一箱是什么?”
  
  青主儿知道叶猫儿他们的名字都报到联盟了,不可能再更改,只能转移话题,指着大师父今天才塞来的乾坤玉箱问她。
  
  “奶糕。”
  
  陆灵蹊笑咪咪地拿起一块放进嘴巴。
  
  只看她瞬间亮了的表情,青主儿就知道,肯定好吃。
  
  “……什么材料做的?”
  
  青主儿只恨自己不能变成人,马上也来一口。
  
  “应该是三阶灵羊乳,奶味醇厚,甚为香甜。”
  
  大师父很少给人做这种糕点的。
  
  爷爷也没做过奶糕。
  
  “放心,我肯定会给你留一部分的,再到妖庭,你使劲吃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青主儿心塞的不想说话。
  
  灵蹊惯会给人画饼。
  
  想要再去妖庭,没有十几二十年,肯定是不行的。
  
  “以后的事,以后再说吧,余呦呦的天赋是什么呀?”
  
  “……好像跟幻术有点关系。”
  
  人家的特殊血脉,好歹有点用,她家的屁用没有。
  
  陆灵蹊一直很心塞,所以就一直没问余呦呦的天赋具体在什么地方,“不过,看着也不太强,要不然,也会被九壤吓到逃出青云宗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青主儿瞟她一眼,怀疑她是贬低余呦呦的血脉天赋,给她自己找心理平衡。
  
  “特殊血脉其实跟妖族有些关系吧?”
  
  青主儿想找出畅灵之脉真正的源头,“是大妖或者神兽级别的血脉。像瑛姨如果嫁入人族,有幸生下的孩儿,应该跟玉骨或者在冰灵根的方面,有些加成。”
  
  这?
  
  陆灵蹊在心里长长叹了一口气。
  
  她跟妖这么有缘,大概畅灵之脉的祖上,确实有一位是妖。
  
  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妖。
  
  “我练化了那么多龙血,第二元婴还长了两个小龙角,那是不是说,我也算真正的龙族人?”
  
  “我觉得是。”
  
  可惜,这家伙从来都没有仙子形象。
  
  青主儿觉得,想等她开窍嫁人,生个更小的娃印证她们的想法,根本不可能。
  
  而且修士的修为越高,越难要孩儿。
  
  再加上这家伙每次进阶,没有避过雷,还专门迎着雷……
  
  青主儿再瞅陆灵蹊的时候,眼神忍不住的有些小忧伤。她现在有些明白,爷爷为什么喜欢背着她们叹气了。
  
  “那我的畅灵之脉如果不是传自龙族,现在又加上龙族的血脉,以后……”
  
  陆灵蹊突然顿住,“咳咳,不说了,赶快走吧!”
  
  她努力活到地老天荒,爷爷和爹娘,肯定就不会遗憾断代了。
  
  ……
  
  密林中不时有兽吼传来,踏树而行的青袍修士,好像没看到一般,缩地成寸,每一抬脚都是数千丈。
  
  很快就到了他想要到的地。
  
  山崖旁,一个书着铁口直断的布幡,正迎风飞扬,旁边的桌上,趴着睡觉的老修,口水都流到了胡子上。
  
  “嘿嘿!干活了。”
  
  青袍修士伸手敲敲他的破桌子。
  
  “啊?算卦?”
  
  他今天才摆过来呢。
  
  这么偏的地方,都有人这么巧的过来吗?
  
  “原来是你这老小子。”
  
  老修甚为鄙视,“老夫百年才算一卦,你这样追着我,是不是太过了?”
  
  “缘,妙不可言也。”
  
  青袍修士的心情显然非常好,“你的百年一卦,不是有缘者得之吗?正好,这一次,是我先到。”
  
  “……人不要脸,天下无敌啊!”
  
  老修甚为无奈,“说吧,要算什么?”早点把活干完了,他也能早点滚蛋。
  
  “宗门可算吗?”
  
  “不能!”
  
  老修吹胡子瞪眼睛,“一个宗门的兴亡,涉及多少人?你是嫌我活得太好了吧?”
  
  他好不容易才从天渊七界活着回来呢。
  
  差一点点,就回不来了。
  
  “六脚冥虫到天渊七界,你知道我吓成了什么样?”
  
  他到现在还在生气。
  
  “要不是老夫运道好……”
  
  “什么叫你的运道好?”青袍修士摸出一把圈椅,坐到他的对面,把他泡好的茶,先给自己来一杯,“是天渊七界运道好吧?正好有个天道亲闺女。”
  
  “嘁!不会说话,就别说话。”
  
  老修鄙视,“我这百年一卦,不算天不算地,不算宗门,不算兴亡,只算你个人的事。”
  
  其他的,别做梦。
  
  “你要算就算,不想算……滚蛋!”
  
  “幽古战场那里,天渊七界的无相界出了一个神算子,你知道吗?”
  
  青袍修士没理他的话,只是笑着反问道:“人家一天多少卦你知道吗?佐蒙人以千万大军围杀,血战一月,一百多人,一个陨落的都没有。传说,每每在有队友危急的时候,那个叫柳酒儿的算神子,都会先一步喊出变阵的话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老修夺过他的茶壶,把里面还剩的一杯茶,给自己满上,“看不上我,你去找她啊!”他又不希罕。
  
  “她传承的天演数……”
  
  “停!”
  
  老修一口打断,“你一不是仙盟的人,二不是佐蒙人,关心那么多干什么?”
  
  “呵呵!好奇嘛!”
  
  “我这里只算卦!”
  
  老修不想理他,四处瞄着,想看这周围还有没有其他人。
  
  如果有其他人,他主动上前送一卦,全了百年一卦的誓言就是。
  
  “想撇下我?”
  
  青袍修士笑了,“趁早别做那梦,有了,帮我测一个字。”
  
  “写!”
  
  老修示意他用茶碗中的水,写一个字来。
  
  “连纸笔都不给,太抠门了。”
  
  青袍修士没上他的当,自己拿纸笔,当场给他写了一个‘夢’(梦)字。
  
  “夢?”
  
  老修瞅着这个家伙,“你还有做夢(梦)的时候吗?”
  
  “……还真有。”
  
  青袍修士叹了一口气,“在那个说夢(梦),又不叫夢(梦)的地方,我干了一件蠢事。”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